你打得这么烂!大满贯奖金被“没收”了

Harvey 好动网球



对于一枚网球运动员来说,最扎心的事情,不是受伤无法打球,而是受伤复出打完比赛后,组委会突然扭头变脸跟你说:哎呀,你这打得不行,我们不给钱,你走吧。


这可不是什么段子。今年,这件奇事,就真实地发生在了女球员安娜·塔提什维利(Anna Tatishvili)身上。刚满29岁的美国人,2012年世界排名曾一度高达第50位。受困于长期踝关节的伤病,塔提什维利一度远离赛场19个月之久,失去了排名的她,今年六月份使用保护排名报名了法网正赛。首轮比赛,她非常不走运地抽到了手感火热的29号种子、红土小磨女萨卡里。要知道,当时希腊人的红土胜场数(12胜),正高居赛季首位,没有一位女球员愿意抽到她,更何况是一年半没碰过球拍的安娜。



比赛结果当然是毫无悬念的,萨卡里仅丢一局,6-0/6-1毫不留情地血洗了美国人,连塔提什维利本人也不感到意外。不过,真正让她跌破眼镜的转折,正在后头等着她。第二天,当她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兑现首轮奖金支票时,工作人员却直接把她领到了主裁办公室。塔提什维利被告知,自己的46000欧元奖金,约合51500刀巨款,被组委会'没收'了,因为她的首轮表现太过差劲。


美国人顿时头顶三个问号。她告诉记者,“他们甚至连打招呼的Hi都不对我讲,直接说,'你的账户被冻结了'。他们对我说话的语气,就像对待犯罪嫌疑人一样,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当时我甚至哭了。”


其实,塔提什维利不是今年唯一一个打完比赛后,奖金被吞了的人。四周后,温网首轮,桀骜不驯的澳洲小子托米奇,在五盘三胜制的比赛中仅抵抗了58分钟,就以2-6/1-6/4-6输给法国猛男特松加。几天之后,全英俱乐部宣布,澳大利亚人失去了领取45000英镑首轮奖金的资格。



这一切的起因要从去年说起。上个赛季,大满贯赛事的规则手册新引进了一项新制度,要求首轮比赛的球员必须“发挥出合格的职业水准”。赛会裁判长表示,那些没有发挥出足够水平的球员,将面临最高全额没收奖金的处罚。今年,托米奇和塔提什维利不幸成为了首批中弹的落难儿。


当然,这两位的具体情况是不一样的,除了他们本人,没人清楚他们是否已尽全力。但这反映了规则的客观性和残酷性,在这项大多数球员挣扎于温饱线的运动中,违反规则将意味着触发严重的后果。


设立这项新制度的初衷是,防止受伤的球员们眼馋不菲的大满贯单打首轮奖金,而匆匆上场输球走人。近几年,这股不当风气呈迅速蔓延之势。大满贯组委会们认为,能完整地输掉比赛还算好的,很多“伤员”明知道自己没有竞争力,只打了一半就退赛了!这也太可恶了吧!



此现象愈演愈烈,在2017年温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离谱程度。开赛前两天,中心球场安排了两场背靠背的巨星级别男单:德约科维奇和费德勒然而,他们的对手都很有默契地选择中途退赛,这一切的发生前后才不到一个小时。求现场观众球迷的心理阴影面积(微笑)。


其实,大满贯早考虑到经济拮据的受伤球员们不能打又想上场的纠结。为此他们提供了一个折中选项:不用上场,可以直接领走首轮一半奖金。但是,如果裁判认为你还不足以上场,而你自顾自上场了,就会遭到恶狠狠的罚款。


去年,两位球员就踩到了雷区红线,只是还没有严重到被全数没收。米沙•兹维列夫,由于在澳网首轮中途退赛,被收缴了75%的奖金;德国球员皮特•高约夫茨克(Peter Gojowczyk)也如出一辙,在法网首轮因臀伤退赛后,他直接损失了六成奖金。



新规则正式颁布后,首轮中途退赛的球员数量直线下降,赛前退赛成为了主流。不过,今年的流行趋势似乎发生了变化,组委会惩罚的都是看上去健康的、且完成了比赛的球员,理由是不尽人意的表现。 不出意外,托米奇和塔提什维利都选择了上诉,甚至连他们的对手也不能苟同判罚。人美心善的希腊姑娘萨卡里直呼“超级不公平”;特松加也抗议,此判罚抹杀了他投入的努力,因为对阵托米奇这类不稳定的球员,他需要集中更多注意力。“(这判罚)好像在暗喻我没有在赢球,”法国帅哥说,“按他们的说法,我好像是站在那里就赢了,仅仅因为他打得不够好。


托米奇没有伤病缠身,但裁判判定,他首轮比赛的努力并没有达标。这场比赛仅进行了58分钟,澳大利亚人始终表现出一贯的懒散颓势作风,在场内淡定地来回踱步。不过,尽管飞快地缴械投降,托米奇还是打出了发球局连下16分的小高潮。



“我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事实就是我打得很烂而已。”排名96位的26岁澳洲人赛后表示。他没有在比赛中直接被判定“不够努力”,而是在两天后收到取消奖金的判罚。波斯皮希尔,ATP球员工会的代表成员,表示这个判罚开启了“糟糕透顶的先例”。“重点不是他的努力程度。在比赛进行当中,他并没有收到态度不端的警告,所以事后去惩罚他是不合理的。”加拿大人坦言,“主裁应该当场作出这个判罚。如果托米奇收到警告,他就有机会端正态度,避免罚款。”另一位球员工会成员,美国大炮伊斯内尔,则表示对判罚没意见,因为托米奇的比赛“观赏性不强(doesn’t look good for our game)”。


有趣的是,从数据上看,托米奇的表现并没有那么不堪:拿下了整场比赛38%的分数,局分上拿到了七局。温网首轮出局的男球员中,有三人拿到了相同或更少的局分;之后轮次输球的男球员,也有7人仅得七局或更少的局数,其中就包括宋佳本人,他在第三轮输给纳达尔时就只拿了七局。但这些比赛都没有受到“首轮表现制度”的约束。



有没有可能,托米奇之所以受到如此判罚,更多是因为此前一派坏小子作风给外界留下了既定印象?澳洲人18岁闯入温网八强的壮举一度引发了网球界的轰动,如今却被贴上了“不够努力”的标签。2017年,托米奇温网首轮输球之后,爆出“感到网球无聊”言论,球拍品牌海德光速宣布结束与其合作。澳洲人的经典事例还包括,2014年迈阿密仅进行了28分钟的比赛,他因此还荣获了外号:Tomic the Tank Engine。


外界不乏赞同之声。六届温网双打冠军、澳洲名宿Mark Woodforde,上周在BBC Radio 5电台直播中表示:“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我很高兴全英俱乐部收回了奖金,直接刺中他们的痛点。”



回到开头的美国姑娘塔提什维利,组委会的关注点并不在场上的投入程度,而是她在长时间的休整后,是否拥有足够参与竞争的实力。塔提什维利来到巴黎时并没有排名,在报名截止日期前,她使用了保护排名入围正赛,希望将法网当作复出的起点,法网后她还参加了两站巡回赛。


为了备战付出的首站比赛,她提前一周来到了巴黎。按规定,鉴于长期缺席比赛,她需要通过赛会医生制定的稳定性测试,才能参加比赛,而她通过了。塔提什维利表示,自己并没有考虑赛前退赛从而领走一半奖金,因为她相信自己已经准备好加入竞争行列。比赛中,她共拿到了31分,不少局数还多次战成平分,但从总比分上看还是有些惨烈。


“我上场,尽到了自己所有努力。”塔提什维利在赛后一周的采访里表示,“我是否打出了很精彩的网球?没有,因为我才刚刚复出。”



在被拒领取奖金的次日,美国人收到了大满贯赛事监督Andreas Egli的邮件,里面写道,官方人员回看了她的比赛录像,回顾了比赛数据统计,并得出“没有充分准备好参加大满贯赛事”的结论。对手萨卡里则表示,塔提什维利“绝对没有在混比赛”。“我这几周都打得很好,我觉得她已经尽到了自己全力。


为了上诉大满贯组委会作出的严厉判罚,塔提什维利的律师准备了长达四十页的文件,痛诉此规则的变化无常。文件还纳入了许多球员和教练的支持声音,包括萨卡里和埃弗特。“首轮表现规则让安娜等职业球员无法判断,他们需要满足哪些标准,以达到组委会无法明确规定的'职业水平'。”上诉文件中写道。



塔提什维利控诉,这项规则的判定太过主观,以至于无法保证其公平实施。“他们做出了一系列假想,然后往我身上贴标签。这极大损毁了我的名誉。” 


原文:《纽约时报》

作者:Ben Rothenberg

编译:Harvey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网络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