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报|费德勒:澳网决赛也就看过一百万遍;大坂直美:伤病无碍出征法网

Harvey 好动网球

导读:WTA赛果:科维托娃成今年二度捧杯第一人;ATP赛果:蒂姆横扫梅德维德夫夺冠;大坂直美展望法网信心十足;克罗地亚新星康纽复出归期未定;费德勒:我重温了一百万次澳网决赛;蒂姆父亲解释儿子与功勋教练分手:他想尝试新鲜的东西


WTA赛果

科维托娃成今年二度捧杯第一人


昨日迎来了斯图加特站的决赛日。女单赛场,三号种子科维托娃发挥稳健,一发得分率高达77%,在第二盘逃过了对手康塔维特两个盘点的追杀,将比赛拖入抢七并连下六分,以6-3/7-6(2)的比赛拿下今年悉尼站后第二个WTA冠军,她也成为2019赛季首位拿到两个冠军的球员。下周科维托娃的排名将回到世界第二。


我尽可能地逼迫自己打得更有侵略性,不给她翻身的空间。”捷克人赛后说。


女双赛场,德国本土组合巴特尔/弗莱德萨姆2-6/6-3/10-6三盘逆转了外卡组合萨法洛娃/帕夫柳琴科娃。值得一提的是,前法网亚军离开网坛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伊斯坦布尔国际赛,半决赛淘汰了梅拉德诺维奇的6号种子马尔蒂奇以1-6/6-4/6-1苦战逆转了捷克新秀万卓索娃,捧起职业生涯首冠。


国内安宁站,二号种子郑赛赛6-4/6-1完胜头号种子张帅,第四次夺得安宁站冠军


ATP赛果

蒂姆横扫梅德维德夫夺冠


ATP500巴塞罗那站,3号种子、世界第五蒂姆克服开盘0-3落后,以6-4/6-0的比分完胜7号种子、世界第十四俄罗斯人梅德维德夫,继上个月的印第维安斯大师赛后再度捧杯,这是奥地利人职业生涯的第13个冠军、第9个土地赛冠军。值得一提的是,在本站挑落纳达尔后,蒂姆成为了继德约之后,首位在红土上四次击败纳达尔的球员。


ATP250布达佩斯站,意大利鲜肉贝雷蒂尼4-6/6-3/6-1逆转了塞尔维亚资格赛球员克拉吉诺维奇,继去年的瑞士站后,夺得职业生涯第二冠,排名飙升18位来到世界第37


信心十足

大坂直美展望法网


现任世界第一大坂直美在本周的斯图加特半决赛开打前退赛,21岁的日本新星在发布会解释了退赛缘由和对红土赛季的展望:


“这是一次腹部拉伤,我不能抬起我的上肢,可能连发球也无法完成。每年我都会遭遇这类伤病,所以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也知道应对方法。情况不是很严重,不过也需要引起注意。通常我需要花几天来让疼痛感消失,避免下次出现类似情况发生。”



“尽管谁也不想受伤,但往好的方面想,伤病出现在土地赛季的开头,而不是在罗马站这种临近法网的节点,所以我非常庆幸。我很高兴在这里赢了两场比赛,这很大程度激励了我。因为我清楚,就算自己不在最佳状态,也能赢下比赛。”


世界第一表示,自己有信心以健康状态出征下个月末的法国网球公开赛,届时她将向个人连续的第三个大满贯冠军发起冲击


祸不单行

康纽复出归期未定


作为曾被寄予厚望的网坛新秀,克罗地亚小将康纽的青少年职业生涯可谓星光熠熠:14岁(2012年)拿下橘子碗;15岁包揽澳网和美网青少年女单冠军,成为当时世界前300最年轻的球员;不到17岁,从资格赛打进温网第三轮,进入世界百强;2016年,杀入美网八强(不敌卡普)。


然而,一路上升的美好高光在2017下半年戛然而止。在斯坦福打入八强后,她的右手肘开始出现疼痛,北美几大硬地赛接连一轮游。美网后,她退出余下赛季专心养伤。2018年,她在布里斯班第二轮不敌斯维图丽娜后,再次宣布因手肘伤势退出巡回赛竞争,不一样的是,这次伤的是左手肘。


她的排名迅速下跌,急转直下。退出草地赛季后,她已经跌出了世界400名开外,更糟糕的是,她不知道如何摆脱伤病。康纽接连拜访了苏黎世、都灵、波伦亚的医生,没人能搞清楚她手肘持续的疼痛从何而来。


在2019年输掉了所有三场比赛后,强烈的痛感使她意识到自己不得不进行第四场手术,以延长才刚刚起步的职业生涯。


“我在2019的几场比赛找回了感觉,但疼痛一直持续。当我重新检查手肘时,医生们建议我再次进行一次手术。如果我想继续打球,这是唯一的选择。”


“我不清楚恢复周期有多长,医生告诉我大概是9~17个月。没有人能保证手术后一切顺利,所以我在思考要不要结束打球生涯,我需要准备一个plan B。”


“不过,我仍希望自己能尽可能久地打球。女子网坛瞬息万变,竞争者们层出不穷,和几年前完全是不同的光景了。”


美好回忆

费德勒:我重温了一百万次澳网决赛


费德勒在近日采访得瑟地表示:很多朋友想约我一晚回看2017年澳网决赛,但我表示,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已经重温了一百万次了。有剪辑的、没剪辑的、加了背景音乐和没加的、各语言解说版本的、各类球迷反应的,我全部通通看腻了。


“当时的赛点和颁奖典礼上的感言,永远会印在我的脑海里。当时我的第一反应:解脱。”


“2016年年底在迪拜训练的时候,我压根没想到两个月后会在墨尔本捧杯。那个时候我想,就算自己在澳网第一轮出局了,也不会难过,因为我经历了一次重大伤病后成功归来了。这一切就是一场梦。”



“当你一直奔波在全世界打球,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休息一下是件好事。结果证明,那次伤病是塞翁失马,当时不得不做手术、无法预知手术结果,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无法掌控职业生涯。好处是,不会有人问我下一次赢得大满贯是什么时候,我无意表现得很消极,但老是听到这类问题并不会让我心情好。”


“不过,后来事情都往正确的方向上发展。所以我把它当作一次全新的机会、职业生涯的新起点,我不想浪费它。”


分手原因

蒂姆父亲:多米尼克想尝试新鲜的东西


近日蒂姆的爸爸Wolfgang接受采访,解释了奥地利人与前教练Gunter Bresnik结束合作的原因。


“多米尼克想尝试新鲜的东西,通过试错来检验自己的决定是否明智。我的处境并不轻松,因为Gunter是我的老朋友,我们感情很好。但对我更重要的是,看到蒂姆找到适合自己的教练和属于自己的训练模式。”


对于新教练、前奥运金牌得主Nicolas Massu,蒂姆爸爸说:“他们一开始关系就很好,很适合彼此合作,这是我最想看到的。”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