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科维奇之外,男子网坛竟还有一位世界第一?

点击蓝字关注→ tennispie网球派

 

度过澳网之后的休整期,男子网坛战火重燃,与此同时,在球场之外,一场纷争也愈演愈烈。在德约之外,竟又冒出了一位世界第一。这一出“李逵遇李鬼”的大戏因何诞生?争议背后,实则反映了男子网坛的繁荣景象下,各种鲜为人知的乱象。

 


皮特·赫勒(Peter Heller)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个陌生的名字,毕竟这位26岁的德国人,在ATP排名榜上仅仅位居No.590。


今年一月,德约科维奇用第七座澳网冠军捍卫了球王宝座。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德国,皮特·赫勒也在收获了一站25K比赛的亚军后,成为了男子网坛又一位世界第一。


原来,除了众所周知的ATP排名系统,本赛季男子网坛又引入了一套全新的ITF排名系统,赫勒登顶的便是这份榜单。那么这个新的系统是怎么来的呢?



过去,从ATP巡回赛到挑战赛,再到ITF的25K和15K两个档次的比赛,球员都有机会获得ATP积分,但从本赛季开始,ITF15K比赛的全部轮次以及25K比赛的部分轮次,都将无法获得ATP积分。


如下图所示,只有在闯入25K比赛的决赛或者25K+H比赛的四强,才有资格获得ATP积分。



由此,去年年底,所有球员的ATP积分构成均重新洗牌,2018赛季通过15K所有轮次和25K四强前轮次获得的ATP积分全部被剔除,直接导致了许多球员的ATP排名呈现了断崖式下跌。以皮特·赫勒为例,虽然他现在只排在590位,但去年年底,他的ATP排名其实已经来到了生涯最高的273位。



而在这两类赛事中取得的成绩则被计入一个新的系统——ITF世界排名。如下图所示,这一系统计入的成绩来自ATP挑战赛资格赛、ITF25K以及15K的全部轮次。



去年,赫勒在15K赛场上获得了5冠2亚,25K比赛也有一座冠军入账,正因如此,他才能在年初登顶ITF排名系统。



事实上,之所以会引入这一排名系统,是因为在网坛管理曾看来,有必要将多达90%的球员归类为业余体系。


研究显示,2013年,全球有14000位名义上的职业球员参加了比赛,但包括青少年在内,其中有6000名甚至赚取不到1美元的奖金。考虑到旅行、教练、护理、医疗和器材的费用,只有336名男子球员和253名女子球员能做到收支平衡。


与此同时,除了ATP和WTA负责的巡回赛赛事,由ITF负责运行的、遍布全球75个国家的低级别职业赛事,常常会因为没有参赛限制而涌入成千上万的球员,让赛事愈发萧条、混乱,同时滋生了球场暴力和赌球现象。


为此,ITF决定对赛事进行重组,将顶尖的750名男球员和750名女球员,汇集到挑战赛及以上级别的比赛中,每站比赛的奖金在25,000美元以上,他们才是真正的职业球员。


而其余的球员,将出现在过渡赛(Transition Tour)的赛场,一方面,让低排位球员有希望继续比赛,直到优胜劣汰的排名系统将他们排除在外;另一方面,则是支持有前途的年轻球员,让他们有一条明确的通往顶尖的路线,从青少年赛事到巡回赛的切实过渡。而该级别赛事自然需要通过一套新的系统进行排名界定,由此,ITF排名系统应运而生。



对于能在这套新的系统中登顶,皮特·赫勒认为,虽说是件蛮酷的事,但总的来讲还是沮丧居多,“还挺难过的。因为去年年底我的ATP世界排名已经来到270位了,但现在掉到了590位。如果按照原来的排名,我已经有机会去打大满贯(资格赛)了。”


皮特·赫勒(左一)


“打大满贯是每个球员的梦想,这也是我上个赛季的目标。但突然间他们说要调整排名系统,所以对我来说还挺遗憾的,毕竟去年是我发挥最好的赛季了。我本该有机会去那(大满贯)比赛的,他们却把机会夺走了。”上赛季,赫勒把排名从778位提升到了TOP300,与此同时还拿到了心理学学位,但一切努力都在引入这套ITF排名系统后付诸东流。

 

所以对他来说过去一年完全浪费掉了么?“也不完全是吧,现在我能打挑战赛,可以直接入围正赛。” 



原来, 根据最新规则,ATP挑战赛的正赛签表,将有四个位置将预留给ITF排名最高的球员。


尽管可以直接入围挑战赛正签了,但在赫勒看来,这套新的排名系统几乎一无是处,“一点也不好,真的。我倒是可以打挑战赛了,但比赛数量太少,签表规模又太小,能有这样机会的球员并不多。”



“你需要关注两个排名系统。如果你拿到了ITF积分,这不会对你的ATP排名有任何帮助。你得在ITF榜单上排到足够高的位置,才有机会去争取ATP积分。

 

“这很不可思议。等你好不容易在ITF榜上排到了靠前的位置,又要一切从零开始提升ATP排名。”本赛季,赫勒已经凭较高的ITF排名参加了两站ATP挑战赛,但他都没能闯过首轮。



到了2020年,低排位球员的形势还会更加严峻,按照计划,届时球员将极有可能无法从ITF赛事中获得任何ATP积分。“他们有这样说,但我还不太清楚。”赫勒透露,“可能又要改吧,但我听说很多球员都在抗议,也许他们会听取些球员的意见......但愿吧。”截止2月13日,已经有超过11,000名球员在请愿书上签字。

 

目前,赫勒的世界第一宝座已经被Oriol Roca Battalla??抢走,西班牙人已经是一个半月以来的第三位ITF世界第一了。



有人戏谑般的将这两套排名系统与拳击进行类比,拳击运动的四大组织都有各自的认证体系,拳手可以选择参加这四个组织的任何一个进行比赛,从而获取该组织排名。如果网球也是如此,那么皮特·赫勒倒是有挑战德约科维奇的机会。

 

“和他打一场?那实在太棒了。”赫勒说道,“和他打比赛肯定很难,但一定十分有趣,能和这么伟大的球员交手无疑是一次美妙的经历。”

 

但事实上,这样的机会几乎为零。



“我还是立志于参加大满贯。”赫勒坚定地说道,“我需要重新振作。希望明年可以有机会入围资格赛,”

 

“这是我的目标,我要尽力做到最好。”




#近期推荐#


揭秘 | 郑州取代纽黑文的背后,中国因何坐拥巡回赛“大满贯”?


文/编:Eddie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