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土上的经典逆转

YK 《网球天地》杂志

时隔3年重返红土场,费德勒在参加的第1站红土赛事中,就奉献了两场极富戏剧性的对决。马德里站第3轮,他挽救两个赛点之后险胜孟菲尔斯,隔天1/4决赛,却在浪费两个赛点之后惨遭蒂姆逆转,体验了红土场的残酷和变幻无常。但事实上,逆转本来就是红土比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时候一场比赛的逆转,甚至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参赛球员的职业生涯。

红土逆转最震撼
自从网球运动进入公开赛年代以来,已经有14场法网男单决赛和9场女单决赛,是输掉第1盘的球员最终逆转夺冠。这个数据单纯来看并不突出——同样的逆转好戏在温网男单决赛中出现过16次,女单决赛10次;澳网男单决赛13次,女单决赛9次;美网相对较少,男单决赛出现过10次,女单决赛7次。尽管法网决赛上演逆转的次数不是最多,但在红土场上,每一次逆转的震撼程度往往要胜过其他场地类型的赛事,也创造了很多令人难忘的经典。

先输两盘之后连赢3盘,是最激动人心的逆转方式,尤其是当一名球员前两盘打得近乎毫无还手之力,后3盘却判若两人,强势逆转的时候,过去35年,这种情况在法网男单决赛中出现了3次。1984年法网之前,伦德尔4次闯进大满贯决赛无一胜绩,而且遭遇了对阵约翰·麦肯罗的5连败,当年法网决赛,麦肯罗又是一上来就连胜两盘,他的双打搭档皮特·弗莱明已经在看台上准备好了庆祝用的香槟。但麦肯罗低估了伦德尔不惜一切代价争胜的决心,也低估了红土比赛的难度,当比赛被拖入决胜盘之后,麦肯罗上网的脚步变得迟缓,巴黎观众也受够了麦肯罗不停抱怨的坏脾气,给他的欢呼声渐渐转变为嘘声,最终造就了这场超级逆转。


与硬地和草地相比,艰苦的红土比赛对球员考验更大,红土场上的大逆转,往往伴随着体能和意志力的极限比拼。1999年法网决赛,阿加西只要战胜“黑马”安德烈·梅德维德夫,就能成为罗德·拉沃尔之后,加冕男单“全满贯”的第一人,但在巨大的压力下,前两盘他以1∶6和2∶6脆败。第3盘比赛因雨中断,阿加西的教练,战术和心理大师布拉德·吉尔伯特在更衣室里将他吼醒,随后阿加西终于展现出休赛期苦练体能的成果,后来居上拖垮对手。2004年法网决赛,则是夺冠热门科里亚在以6∶0和6∶3先胜两盘之后,因为腿部抽筋影响了发挥,决胜盘状态回升的他又错失两个赛点,结果让阿根廷同胞高迪奥爆冷夺冠。

与另外三大满贯相比,大多数球员都很难获得太多冲击法网冠军的机会,在法网决赛中遭遇逆转,往往成为职业生涯最惨痛的记忆。科里亚和梅德维德夫遭受那次打击之后不出两、三年,职业生涯基本上就被伤病终结,即便是强如约翰·麦肯罗,痛失法网冠军之后,在红土场上也逐渐失去了竞争力。1999年法网,阿加西成为幸运儿,同样是冲击“全满贯”的辛吉斯,却在一场充满戏剧性的女单决赛中,被最后一次参加法网的格拉夫以4∶6、7∶5、6∶2逆转击败。我们如果看看格拉夫职业生涯的法网决赛记录:9场决赛7次打满3盘,赢得其中5场3盘大战胜利,经历过与纳芙拉蒂洛娃、塞莱斯和桑切斯激战的洗礼,就明白她远比辛吉斯更懂得红土比赛的真谛。


2001年法网决赛,完成自我救赎的美国人卡普里亚蒂以1∶6、6∶4、12∶10逆转击败克里斯特尔斯,阻止了当时刚刚年满18岁的比利时“天才少女”加冕。自从那之后,法网女单决赛连续12年在两盘内结束,直到过去5年又有4次上演3盘大战。尤其在2017和2018年,奥斯塔彭科和哈勒普都是先失1盘之后绝地反击,首夺大满贯冠军。1974年法网,18岁的比约·博格在自己的第1场大满贯决赛中,也曾经被西班牙人奥兰特斯先赢两盘,随后3盘他却总共只让对手赢下两局。2005和2006年,纳达尔在自己的头两场法网决赛中,都是先丢1盘之后连扳3盘。红土场上每一段传奇的开始,逆转往往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

逆转偶然,结果必然
1989年法网第4轮,17岁的张德培在先输两盘之后,以3个6∶3连扳3盘击败头号种子伦德尔,堪称是网坛历史上最令人难以置信的逆转之一。张德培在决胜盘2∶1领先的时候,因为身体严重脱水加上腿部抽筋几乎选择退赛,但他最终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坚持了下来。而以挑剔著称的法国观众,以及对手伦德尔,当时也对这位充满勇气的少年显得格外宽容,默许了他采用“月亮球”、下手发球,以及在拿到赛点时,用极其靠前的接发球站位干扰对手二发,导致伦德尔发球双误,这一系列非常规的做法来争取胜利。


实事求是地说,29岁的伦德尔当时对红土场已经心生厌倦,1990-1994年,在他职业生涯的最后5年里,几乎彻底放弃了红土比赛,5年里3次参加法网,总共只获得1场胜利。但伦德尔毕竟早已有3座法网冠军在手,当年那场惊天逆转最大的“受害者”,也许要算是决赛中同样是盘分2∶1领先之后,被张德培逆转击败的埃德博格。凭借经典的发球上网打法,埃德博格在澳网、温网和美网中各两次夺冠,但在那个底线型打法已经开始成为主流的年代,他只进入过1次法网决赛,偏偏遇到那两周穿越球如有神助的张德培(1989年法网第2轮,张德培以3个6∶1横扫首次参赛的桑普拉斯),也注定了职业生涯无缘“全满贯”。


去年法网男单首轮,一场在16号球场进行的单反球员对决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结果意大利人切奇纳托苦战4个多小时,以2∶6、6∶7、7∶5、6∶2,以及决胜盘长盘10∶8逆转击败罗马尼亚人科皮尔,艰难赢得自己的首场大满贯胜利。当时绝对不会有人想到,几天之后,切奇纳托能击败乔科维奇,闯进法网半决赛。同样的奇迹还发生在另一名意大利球员弗格尼尼身上,今年蒙特卡洛站首轮,当他以4∶6和1∶4落后于俄罗斯新星卢布列夫的时候,似乎已经很难避免遭遇澳网之后8场比赛中的第7场失利,但两人的命运从那一刻开始发生转变,逆转过关的弗格尼尼变得不可阻挡,此后他连续击败亚历山大·兹维列夫、丘里奇和纳达尔,在本站首夺大师赛冠军,痛失好局的卢布列夫则因为手腕伤势加重,只能提前结束这个红土赛季并缺席法网。


论实力而言,切奇纳托和弗格尼尼有理由取得这样的成绩,只是他们达到目标的过程有些过于“疯狂”,但红土比赛的魅力也因此体现得淋漓尽致。今年蒙特卡洛站第2轮,切奇纳托又用0∶6、7∶5、6∶3逆转击败瓦林卡的比赛证明,这就是他擅长的赢球方式。同样将逆转当成“常规操作”的还有罗布雷多,2013年法网第2轮到第4轮,这位西班牙名将连续3场比赛先输两盘之后连赢3盘,公开赛年代没有第2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2014和2015年,德约科维奇在法网决赛中都是先胜1盘之后,分别被纳达尔和瓦林卡逆转击败,2016年法网决赛,他则是先输1盘之后逆转击败穆雷,终于成就了全满贯伟业。而事实上,穆雷才是2016年法网的“逆转王”,首轮他对阵捷克老将斯捷潘内克时先丢两盘连扳3盘,第2轮也一度以1∶2落后于名不见经传的东道主外卡球员布格,以他前两轮的状态,根本看不出最后有闯进决赛的希望。而这就是红土场的特点,无论在一场红土比赛还是一站红土赛事中,开局“慢热”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只要努力坚持和不断进行调整,始终都有后来居上的可能。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