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专访 | 回到红土,回到最初的起点

tennispie网球派


时隔三年重返红土赛季费德勒会抱着怎样的心态?他还记得如何滑步么?《纽约时报》著名网球记者Christopher Clarey亲赴费德勒在瑞士的隐秘训练基地,针对外界的种种好奇,对瑞士人进行了一次专访。尽管在草地和硬地赛场上统治力惊人,但红土,才是费德勒的初心。



经过了整整三年的红土空窗期,费德勒其实并没有忘记怎么滑步。当然,也没有忘记如何扫土。

 

上个月,在阿尔卑斯山的红土场结束了一场反拍训练课后,瑞士人径直抓起一把大苕帚,疲倦地抹平在布满细碎红沙的球场上留下的的训练痕迹。“即使是费德勒,也会亲自动手清理场地。”Felsberg网球俱乐部的主席Toni Poltera笑着说道。



这片坐落在莱茵河畔的网球中心是瑞士人日常光顾的训练基地之一,拥有一面训练墙和三片红土场,其中一片球场被命名为Roger-Platz,以纪念这位贵客。


和普通训练中心相比,这里更像是度假胜地:舒适的乡村俱乐部会所、附近悠闲散步的奶牛群、以及雪峰顶部若隐若现的空中电缆车。



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本周的马德里大师赛,这是瑞士球王自2016年罗马站来参加的首站红土比赛,首轮比赛预计会被安排在周二或周三。而在西班牙找回红土比赛的感觉后,费德勒将直奔年度第二站大满贯、所有球员红土赛季的终极目标——法网,他上次出现在罗兰加洛斯还要追溯到2015年。


 

在37岁的高龄,选择重返回合拍数多、技巧战术讲究、比赛节奏冗长的土场,是一项可以用“残酷”来形容的挑战。尽管有受伤的风险,但瑞士人坚称,他对这个决定“既渴望又淡定”。


“我感觉自己现在可以毫无压力地打球,因为有什么可以输的呢?并没有。”在俱乐部吃午餐时,费德勒解释道:“我已经三年没打土场比赛了。所以十五年来,我可以头一次带着 ‘看看会发生什么’ 的想法前往巴黎,说不定会取得意想不到的好结果。如果没有打到最后,我也不会失望,因为意味着将有更多时间为草地做准备,且红土赛季也带来了充足的实战经验,我的身体素质更强了。总体来看,对我状态调动利大于弊。”


 

近几年来,瑞士人跳过红土赛季的缘由不尽相同。2016年,膝伤和背伤让他不得不取消法网征程,是被动;次年,出于对术后恢复不久的膝盖的考虑,他干脆跳过了整个土地赛季,毕竟在夺得“春季大三元”后需要停下来充电,这则是主动。


看似简洁的退赛声明背后,是他和团队多个日夜的商讨结果。而此后未失一盘豪夺温网的壮举,也验证了这一决定的明智。而去年,他依旧没有改变这套非常贴合自己的参赛规划。毕竟,用他的话来说,还有一件大事儿——好好庆祝妻子米尔卡的40岁生日。


 

所以当他的老对手和新生代挑战者们,在飞扬的尘土中互相厮杀时,费德勒正和40个小伙伴享受着Ibiza岛的美丽人生。在一家海滩俱乐部,瑞士人饶有兴致地观看了兹维列夫和纳达尔的罗马大师赛决赛,对于一位拥有两对双胞胎的职业运动员来说,这简直就是退役后的生活缩影。


不过,费德勒显然还没有退役的打算。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本赛季他甚至做出了重返红土赛季的决定。在他看来,花过多时间备战草地赛季,反而让草场表现变得黯然失色,去年止步温网八强的不佳表现让他耿耿于怀,“在草地上呆太久后,自己会过于执着于控制球路,而在红土上则可以尽情发全力打。” 


 

其实于费德勒而言,回到红土,才是回到最初的起点。在巴塞尔长大,从小他便在红土上训练,温度适宜时在室外,冬天则转移到室内。室外的硬地球场,在瑞士并不多见。

 

“我人生中的第一场胜利,第一个卫星赛冠军以及第一座挑战赛冠军,全部诞生在土场。”回忆起生涯之初,费德勒笑着说:所以,土场是我的老本行。”


 

不过踏入职业圈子后,瑞士人的红土战绩并没有一帆风顺。在2000年法网赢下三场比赛之前,费德勒职业生涯的前11场红土比赛,全部是以输球告终。而拿下法网冠军,更是等到了2009年,得益于纳达尔在第四轮被索德林爆冷淘汰。

 

在费德勒眼中,这座火枪手杯和首座挑战者杯(2003年),以及出乎意料的诺曼布鲁克斯挑战杯(2017年)并列为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三个冠军。宝贵的法网冠军融入了瑞士人诸多情感,“叫我如何不爱它?它的到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这种感觉往往发生在拿到温网后。我永远记得贝克尔、埃德伯格和桑普拉斯捧起挑战者杯的神圣画面,但他们在法网都没能复制这一场景。我的偶像们在温布尔登拿到了冠军,所以温网一直是我心中NO.1的大满贯。”

 

如今瑞士人已经手握8座温网冠军、6座澳网冠军和5座美网冠军,法网冠军则只有一个。而他职业生涯在草地、硬地和土场的胜率分别是87%、83%和76%。尽管如此,在现役至少取得50场土场胜利的球员中,费德勒的胜率仅仅排在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之后。


 

“红土也许是罗杰最不擅长的场地类型,但他依旧表现得极为出色。”阿加西、罗迪克和穆雷等人的前教练Brad Gilbert说:“他可不是那类自小在硬地长大、从没见过红土的加利福尼亚男孩。”

 

对于即将在红土球场上展现自己主动的、富有侵略性的击球风格,费德勒感到非常兴奋。在最近参加的三站比赛,他的表现都可圈可点:迪拜冠军、印第安维尔斯亚军和迈阿密冠军。下周,他的排名将重返世界第三。


 

瑞士人非常谨慎地挑选了红土赛季的第一站,马德里海拔650米高的条件受到了他的青睐。这也是他为何在Felsberg俱乐部进行训练的原因,尽管那里天气稍显寒凉,并伴随着阵阵大风,但572米的海拔和马德里的条件非常相似,离他在Lenzerheide的家也只有一小段车程。而在飞往马德里之前,费德勒还回了一趟海拔更低的苏黎世。

 

“重要的是,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在那个海拔区间的场地击球。”费德勒的教练柳比西奇说:“所以他到了马德里后,不需要花太多时间适应环境。如果你太久没在一个海拔高度打球,通常需要3-4天才能适应。”



在迈阿密大师赛期间,费德勒开玩笑说,自己已经忘记如何滑步了。所以当他和团队第一天来到Felsberg俱乐部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下球拍,然后向着球场各个角落练习滑步。

 

“有时我的挑战在于,要记住不要为了滑步而滑步。”费德勒说:“这一点上,拉法和其他红土高手都做得很好。因为有时你会天真地想,滑步真好玩,然后就越滑越多,最后陷入泥潭。”



他的长期体能教练帕格尼尼曾在2017年表示过担忧,在红土上滑步会对费德勒的左膝盖造成伤害,但现在这已经不算太大的威胁了,“说实话,距离我上一次膝盖受伤,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当他在训练场上自如地和丹·埃文斯对抽单反,并不时冒出一些玩笑话时,场边周围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人们纷纷掏出手机拍下难得的画面。“我是这家俱乐部的成员,所以我才可以围观。”52岁的Anita Ott说。


 

对于见过各大场面的瑞士人来说,这群围观球迷的数量并不多,人们自始至终保持着安静,只有当下午5点训练课结束时,现场才响起一阵掌声。可以预见,在这篇报道公布后,Felsberg俱乐部接待的游客将会越来越多。

 

“当我们宣布费德勒会来参赛后,票房蹭蹭地往上涨。”马德里的主管Gerard Tsobanian激动地说:“人们都担心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参赛了,所以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近期热文#


失恋、父亲生病、经纪人官司——兹维列夫自曝低迷背后的糟心人生


ATP政治角力的背后:超越费纳,德约已经掌握了最高话语权?



文:Christopher Clarey 编译:Harvey&Eddie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19/05/03/sports/roger-federer-clay.html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