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宁专访 | 为何世上再无红土女皇?

tennispie网球派

虽然退役还不到十年,但贾斯丁·海宁的名字对很多新球迷来说,已经非常陌生。今年法网,离开网坛后一直深居简出的比利时人终于重回公众视野,少见地向媒体袒露心扉。在这篇《电讯报》专访中,这位红土女皇畅谈现阶段生活重心,并透露了未来重新出山的可能。而在那个女网黄金年代里的辉煌和争议,以及至今仍令众多球迷耿耿于怀的突然告别,对现在的她而言早已是过眼云烟。



在世界体坛,试问哪座奖项的归属比苏珊郎格伦杯更难预测?过去十二年间,这座奖杯先后被十位不同的选手捧起。而自2007赛季至今,更是从未有人卫冕。


那么乱世是如何开启的呢?一切都要回到2008年5月14日那天,在法网开赛前夕,时任世界第一海宁毫无征兆的宣布退役。那时她只有25岁,却已经对网球感到身心俱疲。



要知道,多年以来,她和纳达尔一样,是这片场地上呼风唤雨的王者。从2003到2007赛季,海宁在五年间拿下了四座冠军,最后三年甚至已经连赢35盘。如果没有意外退役,她将在半个月后冲击女单四连冠。


2007年法网期间,纳芙拉蒂诺娃曾惊喜地说道:“我们像是拥有了‘女版费德勒’,或者说他们拥有了‘男版海宁’。”与此同时,在麦肯罗看来,海宁那华丽的单反无疑是史上最佳。

公开赛年代以来,只有埃弗特和格拉芙登顶罗兰加洛斯的次数多过海宁。速度、滑步、无与伦比的技战术攻防能力,都让她在这片场地上如鱼得水。



在外界看来,海宁的离开,意味着女子网坛失去了最后的优雅代表。而自此之后,常年远离聚光灯的生活,也让球迷渐渐失去了她的消息。


直到本届法网,曾经的红土女皇开始直面媒体。如今正经营着网球学院的海宁,在接受《电讯报》采访时,对女子网坛的乱象做出了分析,归根到底还是打法过于同质化造成的。



“现在的球员,很少有人会充分利用场地特性。”海宁解释说:“红土赛季很短,硬地球场在过去这些年间速度也减慢了很多,可以说,在速度方面场地之间越来越接近。因此,女孩们在各种场地上都用一种方式打球。而我那会儿会尽力利用好红土,多滑步、多变线、丰富运用各种技战术。哈勒普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但在其他球员中我们却很少看到。”



在海宁看来,球员红土能力的缺失,一方面也要归咎于教练的指导。在海宁的网球学院中,有初学者,也有志在转为职业球员的青少年,无论针对哪类学员,她都强调要尽早掌握如何在红土上打球,“红土场会给你提出很多不同的要求,需要你变换各种手法。在硬地上比赛则相对简单,你的反应时间很短,你只需要不停的击球。”


2011年初因肘伤结束了第二段职业生涯后,海宁开始了执教生涯。长时间远离主流视线,让人几乎忘记了她只有36岁的事实。只比她大一岁的费德勒和小威如今都还在收割大满贯的路上。后者无疑是海宁一生的对手,比利时人在双方14次交手中拿下6场胜利,其中包括了大满贯的“三连杀”。



最终,比利时人的成就定格在了七座大满贯,并有奥运金牌和联合会杯冠军傍身。多年来,无数人问起,如果当年她不退的那么决绝,最后会拿下多少荣誉呢?


可惜没有如果,当时的她已经对网球身心俱疲,167厘米的身高让她在绝大多数对手面前都显得格外娇小,为了弥补先天不足,她只能寄希望于后天的魔鬼训练。场上是身体的提前透支,场下则是婚姻亮起红灯。最终,她成为了首位在位居世界第一时退役的球员。



我没有那么高大,所以只能不断努力训练,这也意味着我没法拥有那么长的职业生涯。”海宁平静地说道:“我为网球付出了百分之三百的努力,为此割舍了太多太多。这样的生活过上个二十年,太难了。”

 

“一系列生理和心理问题迫使我不得不退出,但对此我没有丝毫怨言。我了解我自己,如果不能保持顶尖水平,那种感觉对我来说会更加艰难。幸运或是不幸,这都是最好的选择了。”



于海宁而言,即便远离赛场,但也总有一种方式回归网球。她曾被多位球员邀请过担任全职教练,包括如今已经常驻TOP10的斯维托丽娜??和超新星雅思特姆斯卡??,她们都曾在海宁的网球学院训练过。但由于自身原因,海宁最后只能选择担任咨询顾问的角色。


六岁的Lalie和两岁的Victor是海宁无法全身心成为“超级教练”的原因之一。如今她把家安置在了距离网球学院十分钟车程的地方,以便和摄影师丈夫一起照看孩子。



在海宁看来,不愿在孩子年幼时远行是很多母亲共同的心态,这也是为什么女性教练要远少于男性教练的原因。“对于一名女性来说,有了孩子后远行将会格外艰难。”


等孩子们长大一些,海宁表示自己会做出尝试。而比起着眼未来,眼下,她将担任法国电视台的解说顾问,最近几周,网球世界将再次得以欣赏她的风采。



在巴黎,海宁有机会遇到另一位曾经的宿敌克里斯特尔斯。随着针锋相对的日子逐渐远去,她们可以坐下喝杯咖啡,笑着分享彼此孩子的近况。


相比之下,她和毛瑞斯莫的关系就疏远了很多。2006年澳网决赛,毛瑞斯莫开场后便取得5-0的领先,多次反扑无果的海宁,在输掉一个32拍的回合后突然申请医疗暂停,此时的比分是1-6/0-2。回到场上,刚打了两个球的比利时人便径直走向网前,声称腹部的不适让自己无法坚持完赛。就在这样的错愕中,毛瑞斯莫拿下了个人职业生涯的首座大满贯。



海宁的这一举动引发了极大争议,相当一部分人直指她是由于获胜无望才提前缴械。自此之后两人私下从未说过一句话,在毛瑞斯莫看来,海宁的行为让自己的大满贯处女冠失去了成色,“让人有点失望吧,因为我没拿到赛点,没能享受到最后一刻到来的喜悦。”次年重返墨尔本时,法国人坦言。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视当年温网为生涯巅峰,因为那一次她三盘战胜了海宁,更重要的是,她终于名正言顺的通过一场完整比赛斩获了大满贯冠军。


“我始终都没回避过这个话题,我们俩对这件事也早都看开了。”海宁平静的说:“我只想向前看。”



那么不如来预测一下今年苏珊朗格伦杯的有力竞争者吧,海宁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真的很开放。”


实际上,早在她挂拍的那一刻起,这个局面就已经形成了。



文:Charlie Eccleshare  编译:Eddie

原文链接:

https://www.telegraph.co.uk/tennis/2019/05/27/justine-henin-happened-next-last-queen-clay-exclusive-interview/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