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瑟小队长专访:执教费德勒12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tennispie网球派



两天前刚刚度过42岁生日的卢瑟小队长,将近三分之二的人生都有着与费德勒密不可分的联系。作为费德勒团队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卢瑟极少成为媒体报道的主角,上个月,他终于接受了PME杂志的母语专访,在与费德勒相处二十多年的点滴回忆里,有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和细节。



想在网球场外的地方碰到卢瑟,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他所肩负的重任,不仅有与费德勒每年近200天的合同,还有于2005年起担任了13年的瑞士网球队队长。事实上,卢瑟的野心已经不局限于这项运动了。


将商业和网球场上的成就最大程度地结合起来,是萦绕在瑞士人脑海里许久的想法。42岁的卢瑟,在将自己的生活完全托付给网球前,与身为企业家的父亲共事过一段时间。从网球场上孤独的只身一人,成长到国家级水平的网球运动员,他始终未能如愿在ATP界闯出一片天,但如今他已是二十届大满贯冠军的良师益友和得力助手。关于这段教练经历的采访,特别是对“动力”和“角色”的解读,或许可以给其他教练或是企业家们带来一些启发。



Q:卢瑟,你是怎么当上费德勒的教练呢?


A:我在罗杰11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那时候我觉得他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因为我比他大了整整五岁。后来我成为了他的训练搭档,因为除了常年奔波于巡回赛的球员外,我算是当时瑞士网球圈水平最高的人了。过了几个赛季后,他邀请我去当他的教练,并于2007年正式确认这段关系。


Q:当时你有想到这段旅程会持续这么久么?


A:当然不会了!从来没有!如果当时有人告诉我接下来11、12年会一直陪伴罗杰征战,而他还能保持这么好的状态,我根本不会信,尽管罗杰向来都在打破一切“不可能”。



Q:回过头看,有哪些动情的时刻呢?


A:大满贯总是会排在前列的,戴维斯杯夺冠也很美妙。但总的来说,一年又一年,你根本没时间回忆过往。


Q:2017年澳网夺冠呢?


A:那次当然是很特别了,因为真的在出乎意料。罗杰赢下决赛后,我都还有点不敢相信。比赛后我们开了个party,但第二天我就启程了,因为还有戴维斯杯任务。


Q:是你经历过最棒的比赛么?因为这场决赛确实蛮精彩的。


A:的确如此。但还有一场比赛也经常浮现在我脑海:2011年德约科维奇有着不可思议的赛季开局,而罗杰在巴黎终结了他连胜的脚步。当然了,比赛之间很难比较,毕竟对手也不同。



Q:你是如何把控好整个团队,让成员们各司其职的?尤其是与柳比西奇的合作,他在2016年加入了团队,成为了费德勒的另一位教练。


A:我一年大概有180-200天在为罗杰工作。过去这个数字可能会等大,甚至超过240天,实在是太长了。所以当他决定开始雇佣第二位教练时,我长舒了一口气,这意味着我可以拥有更多的个人时间。不过现在,就算是放假休息的时候,我偶尔也会帮他安排一些事情,或是思考一些分享给他的新点子。



在医疗团队和体能师方面,我会尽量绕过罗杰(使他不被小事所影响),直接与他们沟通、做出决定。不过情况总是变化无常的,唯一不变的是进行合理交流的重要性。我要承认的是,我作出的所有决定并不都是正确的,无论是关于罗杰还是参加戴维斯杯的国家队员们。


举个例子说,2010-2013年,罗杰的另一位教练保罗·安纳孔(Paul Annacone)在职时,我们交流了很多彼此的想法,但最后往往只给罗杰一致的结论。这是不应该犯的错误,因为罗杰需要我们两个人各自的分析,他擅于接受不同的建议并取其所长,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像他一样,有时人们会在不同建议中摇摆不定。



Q:谈点具体的,你是如何充分利用各类因素来帮助他取得成功的?团队有没有使用应用软件或者平台用来交流信息?这类做法在体育和商业领域里越来越常见。


A:(笑着说)我们团队的工作流程可比冰球团队精简多了,要知道,冰球运动要遵循严格的运营框架。在“费德勒团队”里,需要沟通时我们会直接打电话,不一定非要在罗杰比赛结束后,可能会在晚上11点、我们没有聚在一起时。有时(团队的人)会在不同的时区,所以你必须要学会适应。总的来说,我还是会把手机带在身上,成员们的工作方式是非常灵活多变的。


Q:每个老板都会希望自己和团队时刻提高效率,你是怎么保持长期(高效率的)动力呢?


A:我已经为罗杰工作11年了,激励他产生动力的方式也不断改进。几年前,他告诉我,不必在比赛进行得顺利或是在关键时刻做出(鼓励的)举动,到了最近两年,他喜欢看到我举起捏紧的拳头或者站起来为他鼓劲。这看起来可能微不足道,但站在球员包厢时,我也会觉得很快乐,这种简单的做法足够让双方产生动力。



Q:你多次提到了沟通,与费德勒在一起时,你觉得哪些信息是比较难传递的?你是如何克服的?


A:和许多冠军一样,罗杰也是个固执的人,说实话我也是如此。但是,一个人如果不愿意聆听建议、保持思想开放,是永远不会进步和攀登到顶峰的,这句话适用于任何运动员和工作的人。


罗杰有他思想开放的一面,他很乐于接受批评,因为他还想要变得更好。有些人会想,巨星周围是不是只会围绕着肯定的声音,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之所以优秀是因为他们始终想要更优秀,并会接受很多逆耳忠言。


此外,他也很有好奇心且喜欢交流,会和我一起商讨他的行程计划。无论是训练,还是为赞助商拍摄广告、参加基金会活动,我们都会一同做安排,有时我们两人都会彼此退让一步。



Q:很多小事也会一起沟通吗?


A:你知道罗杰的.....在戴维斯杯队伍里,我是领导者,但对罗杰,我是他的雇员。这和做一个冰球队伍的教练、或一个公司的经理不同,因为我是为一个人工作,而不是为一个团队(公司)。如果需要商讨薪资,我直接和罗杰说就可以了。


当然了,我不会对任何事情都点头,最重要的还是保持灵活处理事情的方式,把主要矛盾放在首位,一起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当然了,最后一锤定音的人还是罗杰,过了11年我已经习惯了(笑)。



Q:你经常把企业家和教练放在一起谈,似乎对此很有心得?


A:在戴维斯杯,我扮演的角色和一个中小型企业的管理人员类似,我和团队得保证所有的事情在正确的轨道上运作。另外,我经常对队员们说,一定要当自己的老板,在巡回赛中也是一样。如果一直依赖于某人,这对自身的长期发展是十分不利的。



Q:你和球员们(包括费德勒)私底下关系很不错,联系也很紧密,要知道一个企业的老板(与员工)可能做不到这一点。你是怎么衡量好这层关系的?


A:我想提一下瓦林卡,我曾与费德勒和他一起训练,他给了我很多帮助,成为了我真正的朋友。瓦林卡是一个非常值得深交的人,无论是网球还是私人关系上。严格来说(交往)并没有明确的界限。罗杰也是我的好朋友,但同时他也是老板。


抛开私人交情来讲,我还有一个职责:扮演好钟摆的角色,维持球场气氛的平衡。比如,比赛时观众们不怎么热情,或是训练有些停滞不前,我就会展现更多的肢体语言,调动气氛;相反,如果观众们过于热情,我会尽力使罗杰保持冷静。



Q:陪在费德勒身边,见证了他十多年来的成功,你还有什么想评价他的吗?


A:网球技术的发展是在不断创新的,对于罗杰这种已经有众多超常技术的球员来说也是如此。令我吃惊的是,就算他已经没有什么技能需要补充了,他还是渴望了解最新的网球技术。



Q:有没有想过,费德勒退役后你自身的打算?


A:他不喜欢谈太多退役的事情,因为这会使退役看上去来得更快。我觉得他大概还会打1-3年。我的戴维斯杯合同在2018年年底就到期了,所以我会好好考虑之后的生活。




文: Tiphaine Bühler 编译:Harvey&Eddie

原文链接:

https://www.pme.ch/entreprises/2018/10/31/pme-roger-federer-cest-lui-patron

https://www.tagesanzeiger.ch/sport/tennis/was-hat-roger-ueberhaupt-noch-zu-verlieren/story/12020729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