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娃自传第六章(5)丨父女分离,重返IMG学院

杨过 网球之家

尤里(莎娃父亲)给身在威尼斯(劳德代尔堡)的鲍勃·凯恩打电话,他告诉了凯恩发生的所有事情。

 

尤里说:“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打包好你的行李,然后在外面等着,”凯恩说,“我一会来接你。”

 


他派了一辆车来把我们接回他家,房子特别漂亮,离海滩只有几英里远,有着很大的草坪、一个游泳池和一座网球场。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所谓的富人的房子里面,这让我很开心。但我一点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要有着自己的网球场呢?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空房间,你要用它来做什么?每次不是只能呆在一个房间里吗?我来美国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我还是不理解这里所有的事情。

 

我们搬到了一间客房,凯恩说我们想呆多久就呆多久。我们可以从厨房拿走任何需要的东西,可以和家人一起吃饭。然后他给了尤里一些现金——“你可以去周围走走,只要你能自己走回来。”

 

“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尤里问道。

 

“好吧,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有时间就和我儿子一起打会网球,”凯恩说,“但如果没时间,也不要担心,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因为如果我和你一样的处境,”凯恩说,“我也希望有人会为我做相同的事情。”

 

这是我们那几年生活的缩影,有苦有甜,好运气和坏运气总会接踵而至。有时,心中的贪婪和对现实的不满会让我们奋起抵抗。当它发生时,经常会有人驾着七彩祥云来拯救我们,开车带我们一程,或者送给我们车票,或者给我们一个住的地方。

 


我们在凯恩的房子里住了将近一年,和家人共进晚餐。尤里再次成为了我的教练,当我不和父亲练球时,我会和斯蒂芬(凯恩的儿子)一起打球。这就像长途旅程中的一片绿洲、一段很酷的插曲。我们似乎成了一个普通美国家庭的一部分。但是我从未停止奋斗,从未停止训练。我在长大,身体变得更加强壮。我的比赛在某些方面得到了提高,这与平常的训练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开始从潜意识里感知这门运动,形成了独特的角度去看待这门运动,融入到了比赛当中。我开始明白每一板进攻如何去引领下一板进攻,如何去预测接下来的球路变化并施杀手击出制胜分。这和象棋非常相似,每一步棋都是为了接下来的一步而准备。如果你不想输球,你需要专注于击球的这一刻;但如果你想赢球,那么你需要专注于从现在开始的二十秒后。

 

成熟的比赛方式已经在这时初现雏形。大多数时候我会站在底线,在球的上升点击球,伴随着一声尖叫把球回过去。我的正手能做到和反手一样击球,尽管正手是我的软肋。我能够把全身的每一个动作转换为动能。在我太小还不能坐过山车的时候,我比赛的主题就是关于力量和深度。我的发球当时还未成形,但它一直在进步(好像我现在也一直在发出双误)。当我来到网前,我会以一个凌空的截击结束这一分。我的速度不快,但对球路的预判很好,这让我看起来比实际的速度要快很多。或者说,我一直在迷惑别人。但我比赛中最重要的部分是精神力,它让我很难被击败。那是我的激情,我的专注。在经受住对手一轮又一轮的进攻之后,在一局又一局之后,我仍然可以保持专注力,即便在我落后的时候,我也不会丧失希望。如果有一个得分机会,即便对手比我大一圈而且已经破了我两个发球局,我也会像发球胜赛局一样拿到这一分。我不知道这种品质来自于哪里——妈妈,爸爸,还是我疯狂的童年?也许是我不太聪明,也许是我傻到相信自己总会有机会。你也会有可怕的记忆。你必须要学会遗忘。你已经有了一次非受迫性失误?你打丢了一个很轻松的制胜分?不要再想它。不要重演上一次失误。忘了它,就当做从未发生过一样。如果你尝试了某种方式但并未成功,你必须要敢于再次尝试,相信下一次便会成功。你必须要傻到没有任何恐惧感。每当我踏上球场,我都坚信我会取得比赛的胜利,不管对手是谁,不管赔率怎么说。这就是我难以击败的原因。

 


这种比赛,这门运动,巡回赛中的生活,就像狂欢节的旋转木马,一直以来都是相同的木马和独角兽,相同的悲伤长椅,相同的女孩和教练在上面转呀转。我还记得早期的比赛或巡回赛吗?坦诚讲,大部分都已经模糊了,但是零零散散的记忆却挥散不去——在一个美丽的清晨一记漂亮的得分,大海的味道,傍晚的阳光,接过奖杯的时刻,它的重量如何,把它高高举起,但这只是短短的一瞬,接下来我们就要投入训练之中,投入到下一站巡回赛之中。我一直在取得胜利——这是最重要的事情。这并不只在于我一直在赢球,而是在于我一直在击败同龄阶段最好的球员,包括尼克·波利泰利的天才们。他把她们派过去参赛,而我把她们送回家,这肯定惹到了尼克。他把我赶了出去,但不能忘记我,也不能摆脱我,因为我就在这,一直搞砸他的计划。

 

对于尼克来说,最好的选择是把我接回来。这样,赢得冠军不仅是我的荣耀,它也是波利泰利网校的胜利。当然了,他也知道我的处境;在网球这个八卦的世界里,每个人都知道所有事情。他知道我没有教练,没有上学,没有自己住的地方。对他来说,情况发生了变化。第一次来到那时,我还太小,不能入学,所以很难在那里生存。现在我长大一点了。不管当初塞口是否相信我们父女的来历有问题(当初疑似库尔尼科娃的妈妈怀疑莎娃是由尤里劫持而来),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尼克为我提供了一份奖学金,为我们免了食宿费在内的所有费用。但是我们仍然需要一份收入,这意味着尤里要去找到一份工作。事实上尤里重新回到了从前所在的环境美化工作小组,但用力的时候会很小心(不久之前尤里在做同样的工作时经历了严重的背伤)。一个有着背伤的人用评价的眼光看着这个世界——机会到底是什么……

 


我搬进了波利泰利网球学院的一间宿舍,这是我很讨厌的地方,以后会更加讨厌。现在已经足以证明我的怀疑:我是一个异类,和其他女孩不同,完全是另外一种类型。在此同时,尤里像一条狗一样打工挣钱,他依然住在凯恩的家里。每周我会给妈妈打一次电话,经常会给她写信。她仍然在申请着签证,一旦下来将会立刻到佛罗里达来陪我们。她一直都在努力申请着,但在当时想要获得相关的文件实在太困难了。等候办理签证的人很多,当时政府很腐败,需要交许多钱。如果你不把足够的钱打到他们的账户里,你就要等更长时间。但是她最后成功了。在周末的时候,只要尤里有机会,就会从威尼斯乘公共汽车来看我。他离开的时候我很伤心,这意味着我要独自回到宿舍里去。我想念他,他也想我,没有妈妈的日子难以忍受。要知道,我当时依然是个孩子,我需要我的家人。(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Maria Sharapova  编译:杨过)

                                  

往期回顾

莎娃自传第六章(4)丨艰难的抉择

莎娃自传第六章(3)丨莎娃父女走投无路

莎娃自传第六章(2)丨父亲的疼痛

莎娃自传第六章(1)丨畅谈肩伤,初遇大考

莎娃自传第五章(2)丨征途遇挫,惨遭学校开除

莎娃自传第五章(1)丨本应哭泣的莎拉波娃

莎娃自传第四章丨在学院的最初时光

莎娃自传第三章(2)丨好运冷遇

莎娃自传第三章丨七百美元毅然赴美

莎娃自传第二章(2)丨黑海东岸的黎明

莎娃自传第二章(1)丨逃离切尔诺贝利

莎娃自传第一章丨与网球的初次邂逅

莎娃自传序言丨禁赛前夕莎娃险退役


大众网球(国际)论坛征文入围作品

01 身处这个伟大时代,我等球迷幸何如之?

02 业余网球场上的专业礼仪

03 感统论网球教学原理简介

04 为了未忘却的纪念,致安迪·穆雷

05 老乡,一起来开心打球丨在粤江西老乡网球俱乐部周年纪实


第三届《网球让生活更美好》征文活动已经开启,本届征文与网球之家以前征稿活动并存,每月底评委会在网球之家微信公众号发表过的原创文章中选出若干入围作品参与最后的一、二、三等奖与优秀奖的角逐,奖金额300-3000元不等。未入围文章由网球之家根据质量与阅读量等因素支付每篇30-300元不等稿费。 


▼ 搜索网球之家微信公众号文章

    阅读原文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