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师都灵,ATP总决赛留给十载英伦的经典记忆

马登阳 网球之家


根据ATP官网于北京时间4月24日发布的消息:意大利都灵获得2021-2025赛季ATP年终总决赛举办权,这份为期五年的合约也意味着作为世界男子职业网坛最热门赛事的年终总决赛在履行完2020年的伦敦时间后将移步都灵,正式进入都灵年终总决赛的时间轨道。



但对于已经成功举办过十届年终总决赛的伦敦而言,男子职业网坛的脚步还将在此地停留两年,不知不觉间,十载英伦的ATP年终总决赛记忆已经深深的錾刻进广大球迷的记忆深处:他们已经习惯了在每个赛季末的十一月初迎接这份年度的最后狂欢,全世界球迷和英国人民一起见证着那些全年都保持最顶尖水准的八位男子选手奉献的网球视觉盛宴;世界网球迷都熟悉并清楚的识别着属于伦敦总决赛的O2球场,也熟悉了在赛前的欢迎晚宴或者官方活动中,那些天生“衣服架”兼模特体型的运动员一改平素里简单休闲的打扮,而用西装革履的优雅体现着网球这项运动的绅士属性。


在过去十载时间里,ATP年终总决赛这项赛事已经深深地与伦敦这座城市紧紧相连,那么在这十年时间中,这项赛事又留给我们多少关于这项赛事的追根溯源的历史,多少关于顶尖选手的经典较量和属于个人的荣誉丰碑呢?我们就挑选出几项来进行盘点。


1、赛事名称几经变革,总决赛内质一脉相承


严格意义上来说,即便在2009-2018年在伦敦举办的总决赛也被分割成了前后两个时期:首个时期-世界巡回总决赛(World Tour Finals),举办年限为2009-2016共8个赛季;第二个时期-ATP总决赛(ATP Finals),举办年限为2017-2018共2个赛季,随着新的都灵年终总决赛的到来,伦敦ATP总决赛应该会按部就班的完成剩余两个赛季双方约定的相关内容。



但其实若论及年终总决赛的历史渊源,那纷繁复杂的历史和几经变更的赛事名称让那些最资深的球迷也会烧掉不少脑细胞:网球男单年终总决赛制度肇始于1970年,当时的名称是“精英赛” (The Masters),它每年年底在不同国家举行,只有在全年比赛中成绩最好的几位选手才有资格参赛,采用循环小组赛,每个小组循环赛前两名进入交叉半决赛,而这也奠定了后期各种赛事名称下却基本稳定的赛事组织和内质;此后伴随着职业网球选手协会巡回赛制度(ATP Tour)的诞生,年终总决赛于1990年迁至德国法兰克福并在此后很长时间内常驻德国,名称正式改为 ATP世界锦标赛(ATP Tou r World Championship),翻开赛事崭新的一页。



在“常驻”德国10年后,ATP总决赛在新千年开始新的世界旅程,由ATP世界锦标赛改头换面成为大师杯(Tennis Masters Cup),世纪之交的大师杯在经历里斯本和悉尼的两个赛季漂泊后,伴随着美国网球双子星桑普拉斯和阿加西的职业生涯的尾端于2002赛季落户上海,彼时的澳洲野兔休伊特领衔的八位网球大师穿着现今看来宽松有余却时尚不足的唐装造型现身外滩的镜头成了球迷心中难忘的网球记忆。2009年以后,总决赛取消大师杯名称,改名世界巡回总决赛(World Tour Finals),并最终于2017年落定现今名称-ATP总决赛(ATP Finals)。



尽管赛事名称历经数次变化,但作为年度总决赛的“权威”与为“最顶尖选手提供竞技场”的高端定位内质却一脉相承,就像上面提到的,只有在全年比赛中成绩最好的几位选手才有资格参赛,首先采用循环小组赛,每个小组循环赛前两名进入交叉半决赛,并进行最后冠军的角逐。


2、年终总决赛冠军TOP榜,德费的伟大无需赘言



就像上面提到的,循环赛制的吸引人之处便在于他为那些即使最顶尖的选手也提供了一个“容错”的空间,即便你小组赛成绩并非保持全胜甚至陷入小组赛可怕且烧脑的乱斗中,但只要在胜负关系中能够占据小组前两名位置便锁定一个半决赛出线名额,而这样的赛制魅力无疑也为最后的冠军增添了一丝幸运的成分。



在已经过去的十载伦敦总决赛记忆里,谁是冠军TOP榜王者,小便首推的无疑是在2012-2015赛季连续四次夺得世界巡回总决赛(World Tour Finals)冠军的德约科维奇,如果再加上大师杯(Tennis Masters Cup)末班车的2008赛季上海大师杯冠军,德约的总决赛五冠几乎与他的澳网夺冠年份同步。



在十载伦敦总决赛记忆中,还有费天王的成就同样与德约堪称伯仲之间,但我还是将他排在德约之后,主要是源于尽管自新千年之后的大师杯到如今的年终总决赛,费天王曾六次夺冠(2003, 2004, 2006, 2007, 2010, 2011),但如果细看他的决赛对手,却已经是并非巅峰状态的阿加西、还有对决战绩明显占据上风的费雷尔、特松加等,而德约的四连冠战胜的却是彼时排名紧邻的纳达尔和费天王。



3、巨头中的“另类”?中流砥柱与新生代异军突起


每次提到年终总决赛,对于豆粉可能都是一种隐隐的痛,小编无意挑起争论,但在巨头统治的男子网坛,纳豆的年终总决赛“零冠”确实是欠缺了一些运气,要知道在穆雷打疯了的2016赛季,他也凭借着下半赛季的疯狂乘势夺得年终总决赛冠军,而纳达尔却两度饮恨(10赛季败于费德勒,13赛季败于德约科维奇)总决赛,屈居亚军,但总决赛冠军的缺席却不会从根本上影响西班牙天王的伟大。



但在近两个赛季,男子网坛的年终总决赛却已经让我们切实感受到巨头们的统治已经不像以往看起来那么坚不可摧,甚至连我们提到的一丝幸运成分也逐渐远离他们。2017赛季,进入年终总决赛冠军争夺战的是保加利亚帅哥迪米特洛夫和比利时人戈芬;而2018赛季,正当我们以为下半赛季同样处于打疯状态的德约会兵不血刃的击败进入决赛的小兹维列夫时,连夺温网美网大满贯、数座大师赛冠军的德约却以两盘脆败于对手,直接成就小兹维列夫的首个年终总决赛冠军。坐拥三座大师赛以及年终总决赛冠军,小兹维列夫在新生一代中虽因大满贯战绩饱受诟病,但他现今的成就已经让其他同龄人难以望其项背。虽然本赛季德国人状态不佳,但如果按照本赛季已经进行二十几站巡回赛事却出现几乎站站新冠军(费天王两冠)的混战局面,谁又能够保证在2019赛季不会出现一位新的年终总决赛冠军呢?



4、步入都灵时间轨道,展示意大利网球雄心


作为ATP中多金而又极具商业价值的顶级赛事,年终总决赛的举办权竞标历来都会吸引世界各地的关注,而由意大利网球联合会、意大利政府、都灵市和皮埃蒙特地区等多方通力合作完成的本次竞标也显示出意大利网球界对即将迎来50年历史的ATP总决赛首次引入意大利的壮志雄心。都灵成为继东京、巴黎、上海、伦敦等之后第15个举办这项年终盛事的城市。据悉,届时的都灵年终总决赛将在意大利最大的室内体育馆Pala Alpitour球场举行,场内最多可容纳12350名观众。从O2球场到Pala Alpitour球场,从伦敦到都灵,相信,变换的是更新换代日益激烈的男子网坛,不变的是狂热球迷们对于顶尖网球运动员奉献的精彩网球心生的钦佩与热情。(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马登阳)


大众网球(国际)论坛征文入围作品

01 身处这个伟大时代,我等球迷幸何如之?

02 业余网球场上的专业礼仪

03 感统论网球教学原理简介

04 为了未忘却的纪念,致安迪·穆雷

05 老乡,一起来开心打球丨在粤江西老乡网球俱乐部周年纪实

06 一个大三理工生的网球生涯

07 剑气合当毕世功丨记ATP的江湖大哥们

08 令网坛泪目丨那些被纳达尔毁掉红土生涯的名将

09 攻守道丨女子网坛的“双科”大战

10 网球比赛夺冠之后的感悟

11 从巴塞尔到迪拜,时隔125天,费德勒加冕第一百冠!

12 网球丨世界上最孤独的运动

13 现在,网球是一弯浅浅的海峡

14 费德勒:拉法,你没准比我老得快!


第三届《网球让生活更美好》征文活动已经开启,本届征文与网球之家以前征稿活动并存,每月底评委会在网球之家微信公众号发表过的原创文章中选出若干入围作品参与最后的一、二、三等奖与优秀奖的角逐,奖金额300-3000元。未入围文章由网球之家根据质量与阅读量等因素支付每篇30-300元稿费。 


▼ 搜索网球之家微信公众号文章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