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纳决的史诗三十九篇,也是开启全新时代的第一篇

tennispie网球派


暌违八年,费德勒纳达尔再度相聚于罗兰加洛斯。39场交锋让这份对阵早已不再陌生,而红土场上2胜13负的交手纪录,在许多人看来无异于提前宣布费德勒出局。但事实上,相比于八年前,两人的职业生涯都发生了很多变迁,技术的革新和心态的转变,都令这场久违的红土交锋更加新鲜,并且充满悬念。那么就让我们相约今晚,看看这场全新的“费纳决”,会走向怎样的结局。



在职业生涯早期,费德勒在面对左手持拍的对手时常常会遇到麻烦。与他们的前7场交锋,费德勒输了4场,前20场较量中,则遭遇到8场败仗。左手将制造的与右手选手迥异的旋转,以及所采用的不同击球方式,都让费德勒吃到了苦头。


多年过去,经历千锤百炼的费德勒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网球运动员,在同大部分左手将交手的过程中,他也学会了如何应对。而唯一的一道难题,则来自老对手纳达尔。


 

如果天公作美,费德勒将在北京时间今晚6点50对阵纳达尔。在谈到同左手将对决的话题时,费德勒坦言:“我曾经厌恶同他们的对决,而现在我期待与他们交手。对阵这些对手是个巨大的挑战,而他(纳达尔)是我遇到过的最棒的左手球员,我期待着这场考验。”


是什么促成了费德勒的心态转变?2014年,瑞士人更换了大拍面球拍。而今晚的这场比赛,也将是他首次运用97平方英寸的大拍面球拍,在红土场上挑战纳达尔。面对西班牙人高弹跳的发球,相比于过去只能在高点用切削处理,如今他可以打得更具攻击性。近来的五次交锋中,他在接发环节都做得很成功。



不仅如此,在底线对攻中,瑞士人的反拍同样发挥出色。两年前的澳网决赛,仅决胜盘一盘他就打出了八个反拍制胜分,比前四盘的总和还多两记。“过去我击球常常会打在拍框上,所以在内心深处,我不是很坚信反拍可以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但这些年下来,我已经逐渐适应了,对此我真的很开心。”


而在战术方面,就像德约科维奇所做的那样,面对纳达尔,当自己在二区用反手回球时,费德勒会率先瞄准他的正手位,从而不让他(在反手位)打出最擅长的侧身正手制胜分,这一战术收效显著。


 

对此,小威的教练莫拉托格鲁告诉ESPN:“这是罗杰能在最近五次较量中获胜的两大原因之一。用反手接发时,他不再局限于使用切削。在相持中,每当拉法回球有一丝出浅,他就会踏进场内迎前击打上升点。(和从前相比)这有很大的不同。”


十多年前,纳达尔的正手一度让费德勒无计可施。而现在,他则将进攻到底的策略贯彻得淋漓尽致。与此同时,他常常来到网前,时不时会采用发球上网,甚至还会主动放小球,要知道,过去他一度称这项技术为“慌乱状态下的击球”。


 

然而——很重要的一点是——这场半决赛是在红土上进行。来到罗兰加洛斯的纳达尔,来到菲利普·夏蒂埃球场的纳达尔,永远是最恐怖的。职业生涯迄今为止他仅在这里输掉两场球,并创纪录地拿到了11座火枪手杯。费纳二人自2013年后还未曾在红土场交过手,至于法网更要追溯到2011年了。



在被问到如何评价费德勒的比赛时,纳达尔坦承:“如果我最近和他交过手,比如说在马德里、蒙特卡洛或是罗马,那么我能告诉你感受,以及我现在如何看待他的比赛。但我们最近没有较量过,因此这些东西我将在球场上体会,我们彼此已经在(红土场)交手多年了。”


纳达尔继续说道:“我们进了半决赛,是本届赛事表现最好的四个人,这是事实。除此之外,我无法告诉你任何东西。无论对手是谁,半决赛总是非常难打,而当对手是费德勒时,比赛的难度会再上一个层级。”


 

在红土,纳达尔面对费德勒时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拿下了15次交手中的13场胜利(除了2007年的汉堡站以及2009年马德里站的较量),这其中包括了五次法网的交锋,其中四次发生在决赛。对此,另一位赛会四强选手蒂姆直言:“如果没有拉法,我认为罗杰或许已经赢得了四到五个法网冠军。”

 

可惜,费德勒的火枪手杯只有一座。2009年,他在决赛中他击败了瑞典名将索德林。后者在第四轮爆冷淘汰了纳达尔,那也是西班牙人在罗兰加洛斯遭遇的第一场失利。


十年过去了,在2016年因伤退赛,2017、2018年放弃参赛后,如今回到法网的费德勒,又一次遇到了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老对手。诚然,纳达尔会是更被看好的一方,但要知道,费德勒已经取得了五连胜。可以说,十多年来的红土交锋,这将是费德勒占据心理优势的第一次。



而在战术上,瑞士人自然知道该怎样做才有机会获胜,但如果他没能将其完美落实,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对阵任何左手球员永远都不会是件轻松的事,(与他们交手时)一切都改变了,80%的时间里我们都在打右手球员,而在同左手将对决时,会是场不同的比赛,也会是场有趣的比赛。”


迄今为止,费德勒职业生涯对阵左手球员的总战绩是131胜36负,最近他已取得了21连胜。尽管如此,面对能制造不同旋转、打出不同角度的对手,这终究是个挑战,尤其是对阵纳达尔的时候。

 

“今年法网,我已经和五位右手球员对阵了,因此对我而言,(这场半决赛)将会完全不同。回球时球会产生不同的旋转,因此你得迅速适应,你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这也就是为什么你要打得格外无畏。你得直面变化多端的球路,以及高转速、高弹跳的来球,这就是我要做的。”


 

而除了技术和心态的转变,相比于八年前,双方的教练团队也已经全然不同。纳达尔聘请了莫亚,费德勒则由卢瑟和柳比西奇联合执教。


“我喜欢进行分析。”对于这场全新的、也是执教以来首度发生在红土上的“费纳决”,莫亚表示:“我喜欢试着找出对手在比赛中暴露出的弱点,并尝试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对手的教练,怎样才能给拉法制造麻烦,然后反过来找到解决之道。因此,这就像是在下象棋。”

 

同样的,卢瑟也试图通过录像求取获胜之道,“我不会从头到尾观看拉法和罗杰的每场对决,因为直到开赛前我都看不完。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会挑选其中一些组合来看,罗杰和拉法各自的比赛都有。我想看看拉法今年在这里打得如何,而罗杰也会好奇,从前是怎样与拉法交手的。”




#近期推荐#


海宁专访 | 为何世上再无红土女皇?




文:Simon Cambers  编译:Andy&Eddie

原文链接:

https://www.espn.com/tennis/story/_/id/26911910/french-open-2019-how-do-solve-lefty-rafa-nadal-look-roger-federer-strategy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历史消息!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 2019 tennis.kuashou.com -  小网球